芭乐直播顧問官網 | 産業投資指南 | 芭乐直播大數據 | 研究報告 | 聯系我們
智能制造投資專題大健康投資專題养老産業投資專題
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 > 娛樂 > 正文

北上的台湾综艺人遭遇水土不服 除了情怀还剩下什么?

來源:36氪 2020-05-11 16:26芭乐直播投資咨询网 A-A+

  即便依靠偶像組合飛輪海的陳年八卦斬獲單期15個微博熱搜,《花花萬物》的最大賣點,依然是“康熙組合”。

  自從2015年10月,蔡康永宣布告別熱播12年的《康熙來了》,小S隨後表示“和康永哥共進退”以來,二人陸續北上,各自發展。蔡康永遊走在各平台的綜藝節目中,風生水起,但始終找不到主場;小S獨挑大梁的脫口秀《姐姐好餓》,兩季豆瓣評分都低于6.0,“尴尬”“用力過猛”的吐槽聲不絕于耳。

  从更大范围看,北上的台湾综艺人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水土不服的笑点、日益收紧的审查、舆论热点的快速更迭、商業对内容创作的影响……想要靠单打独斗复制过去的成绩并不容易。

  《花花万物》成了康熙二人组再就业的新尝试。环境不同、市场不同、内容和商業逻辑也变了,他们手里的牌面似乎只剩下了情怀。

  全程懵

  用《花花萬物》制片人陳彥銘的話說,邀請小S加盟,簡單到“約上蔡康永一起去她家喝了杯咖啡”。這些年,蔡康永嘗試搭檔過其他女藝人,兩年前還和江疏影組了個“蔬菜組合”,錄制脫口秀《恕我直言》。他誇贊江疏影“敢講”“有趣”,但節目播出後,沒有取得預想中的水花。

  2018年,當《花花萬物》節目組商量著要給蔡康永找個女搭檔時,大家不約而同想到一個名字——但誰都不敢提。“這怎麽可能呢?能有一個蔡康永就很不錯了。”平台制片人匡思禹琢磨。2017年,蔡康永和小S在電影《吃吃的愛》中短暫合體。這部豆瓣評分只有5.3分的作品,更像是“康熙組合”的最後一場告別儀式。在當時的采訪中,談及要“獨立發展”,小S還帶著面對人生新階段的愉快和憧憬。

  找了各種人選,做了無數次推演後,團隊卡殼了。還是蔡康永提議,“其實有一個人很合適,就是S啊。”他主動提出“試一試”。幾乎沒費多大力氣,小S就確定加盟了。“康熙組合”重聚,無疑是節目前期宣傳的重要噱頭。預告片中,小S只身走進名爲“花花萬物”的商鋪,坐在酒桌前等候的蔡康永爲她倒上一杯紅酒。“熙娣你來了。”“康永,你知道我會來。”人湊齊了,可如何使用這對老搭檔,是留給節目組的難題。

  通过三季的豆瓣评分,不难看出《花花万物》经历了怎样漫长的磨合与探索。第一季,4.4分;第二季,6.6分;第三季,7.7分。无论是第一季的嘉宾展示購物車,还是第二季中断舍离卖闲置物品的设定,都被诟病“太像一档带货综艺”。

  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出品方背後的電商屬性。阿裏這些年一直探索“內容+電商”的布局。2019優酷年度私享會上,優酷綜藝中心總經理鄭蔚介紹了《嗨皮仙女》《有間閑魚鋪》《花花淘花鋪》等相關項目。但《花花萬物》不在這個框架下,集團也沒有給節目任何帶貨或是引流的指標。“純粹的棚內訪談加語言類輕綜藝。”鄭蔚對《貴圈》描述《花花萬物》的定位。最初,節目組確實想嵌入阿裏生態,但看到觀衆評價後,匡思禹開始反思“是不是可以融合得再巧妙一點?”

  第三季的嘉宾,很多都来自阿裏大文娱的相关项目。赵四、谢广坤出自优酷独播的《乡村爱情》,张云雷来自和优酷签署独家战略合作的德云社,更别提起家于淘宝直播的带货一姐薇娅了。

  薇娅那期錄制之前,小S和蔡康永拉著鄭蔚聊了一個多小時。他們完全不了解直播帶貨是什麽概念,“就像是好奇寶寶一樣”,問了許多“常識問題”。比如,爲什麽要去主播那裏買東西?爲什麽薇娅能掙那麽多錢?“薇娅比你們倆有錢多了!你們現在所有的出場費,可能只是人家直播間一個小時完成的業績。”鄭蔚對“康熙組合”這樣介紹。這大大超出他們的認知:“真的嗎?真的比最有名的明星掙的錢都多嗎?”

  還有《鄉村愛情》那期,小S無法理解爲什麽劉能結結巴巴地一開口,現場觀衆就會發笑。趙四跳起抽筋舞,蔡康永滿臉疑惑地問一旁的助理主持李星辰:“你知道這個嗎?”李星辰感慨,“全網的人都看過”。互動時,劉能現場教小S用口吃的方式說台詞,還要額外對她解釋,“大腳”是一個角色的名字。

  “全程懵,接不了話。”彈幕中有觀衆評價。

  兩種綜藝感

  在第三季已经播出的18期中,嘉宾来自娛樂圈各个门类,大牌云集。除了《乡村爱情》主创和一线主播薇娅,他们还请到著名导演冯小刚、德云社顶流张云雷等人气明星。

  但节目播出来,能贡献話題和热搜數據的,多是台湾艺人。“吴尊给辰亦儒介绍女朋友”“ 飞轮海没有一个是朋友”“萧敬腾承认与经纪人恋情”……“康熙组合”面对内地艺人发挥不出来的犀利,在台湾嘉宾做客时游刃有余。他们充分了解艺人的成长背景、性格特征,能敏锐判断出每一个痛点与笑点。他们在台湾综艺界的地位,也让这种犀利风格得以最大程度的体现——没人会真心在意小S偶尔的挑衅,也没人会觉得蔡康永无穷无尽的追问是一种冒犯。

  如果不是疫情打亂了節奏,《花花萬物》第三季計劃播出52期,每周二上線一期,剛好持續一年。最近幾期節目的嘉賓陣容,越來越有《康熙來了》當初那種“下飯綜藝”的味道:阿雅和姐姐、鄭元暢和許玮甯、炎亞綸和吳姗儒、汪東城和辰亦儒、陶喆夫婦、蕭敬騰——除了中間有一期是王菊和薛凱琪之外,一水兒的台灣演藝圈明星。

  “大陆的综艺咖很贵啊!”匡思禹感慨,大陆的综艺咖本来就非常稀少,“杨迪啊,大张伟啊,包括湖南卫视那些,共同特点是特别贵。”他羡慕台湾地区和日韩娛樂圈有那种很放得开的综艺咖,他们来上通告,就是打个车或者坐地铁,他们很便宜,每次可以凑四五个。“大陆的来一个,哇,很多价格比主持人都贵的。”作为一档带着老IP基因的新节目,“情怀”是节目组手里的王牌。“让你觉得我们没有在做《康熙来了》,可是突然有一天又很像《康熙来了》。”匡思禹将这件事概括为一个公式:熟悉+意外=喜欢。甚至不用刻意做什么,几个老的“康熙咖”往舞台上一坐,熟悉、怀旧、亲切、情怀、陪伴,这一切就都回来了。

  节目延续了“康永暗中使坏,S冲锋陷阵”的配合模式,接连不断的“大瓜”极大地还原了《康熙来了》访谈部分的气质。粉丝们惊呼,有种“康熙”复活的愉悦感。老搭档、老朋友,熟悉的話題和节奏带来极大的安全感。“来节目做客的台湾艺人和主持人恨不得就是朋友,默契度已经有了。有时候为了接你这个梗,还都要说两句。”郑蔚说,和台湾艺人相比,大陆艺人的顾忌更多,不那么放得开。

  比如藝人最忌諱的情感問題。被小S突然問起“你的女朋友就是你經紀人吧”,蕭敬騰經過兩分鍾的沈默後回答,希望有一天可以自己來公開這段關系,而不是被別人提問。而大陸演員喬欣被追問“單身超過半年了嗎?”“手邊有幾個可能的人選?”“追你的人很多?”“有人照顧你,但你還沒有定下來的心情嗎?”,則會瞬間呆滯——“怎麽辦,我喜歡看康熙,喜歡看你們搞別人,但是我……我不喜歡。”用蔡康永的話來說,“兩眼無神地望向遠方的經紀人,空氣突然凝固的感覺”。

  在匡思禹看來,這是一種有別于台灣藝人的“綜藝感”,不是俏皮,而是懵。“我們發出邀約的時候,會覺得她應該不錯,但沒想到最終效果那麽好。”

  受限于審查環境等因素,“康熙組合”很難在《花花萬物》中保持原有的犀利。但節目組仍然鼓勵他們大膽進攻。“只要他倆聚在一起,基本狀態是可以預測的。我們期待的是每一次他們因爲新的嘉賓的介入而爆發出來的新的火花。”鄭蔚對《貴圈》說。

  綜藝可以單純搞笑嗎

  節目做到第三季,《花花萬物》難免被拿來和《康熙來了》做對比。

  關于收視壓力,小S真的仔細想過,但“想想也不會怎麽樣,人生也不過就如此啊”。而蔡康永的態度則是,《康熙來了》的成績單已經交出,現在做節目更像“帶著放暑假的心情教這次的課業”。

  說歸說,兩個人較起真來,誰都不含糊。陳彥銘說蔡康永像是節目的“隱形制片人”,從嘉賓選擇到節目模式呈現,他都會提出意見,尤其是第一季,跟導演組一起開了很多會。“藝人的生意就是賣自己的時間。很多藝人能在錄制前讓你見上一面就很難得了,但蔡康永還會和我們開長會,對整個節目的各種細節。”匡思禹感慨。他形容小S是“作品感”很強的人,錄制期間經常半夜“騷擾”總導演:“上一期錄得是不是不夠好?這一期的視頻點擊量是不是有問題?”

  小S生活在台北,因为版权问题,无法同步看到最新上线的节目。她要求节目组制作专门链接发给她——她在意數據,也在意舆论。岛内的舆论氛围对她不那么友好。受疫情影响,3月底《花花万物》宣布暂停录制及播出,然而台湾媒体报道时将她渲染成“收视毒药”“惨损七位数”。每当这时,小S会找到导演组,一边抱怨,一边督促导演组尽快做出官方回应。

  誰都知道,《花花萬物》永遠不可能成爲《康熙來了》的翻版,其中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綜藝節目可以不考慮上層設計,單純搞笑、八卦嗎?”這是《康熙來了》曾經的邏輯,但在《花花萬物》這裏並不成立。

  台湾综艺可以把話題停留在八卦层面——这个艺人是不是招桃花?这个艺人的绯闻怎么样?这个艺人家里豪不豪?光这些就可以构成节目核心要素。但大陆观众,潜意识里会觉得笑完之后总要沉淀些什么。

  几年前,一档美食类谈话綜藝節目做过用户调研,其中一个问题是“通过这档节目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高票的回答是“在娛樂中学到了做饭”。但节目组从后台大數據得到的反馈是,做饭环节恰恰是快进率最高的。

  聽起來有些“口嫌體正直”,但大陸觀衆對“有意義”這件事確實有心理需求。更重要的原因是,在大陸綜藝的招商模式下,售賣總冠名就意味著需要匹配節目和金主爸爸的調性。沒有頂層設計和精神提煉,就無法賦予品牌意義。

  这一点,从台湾北上创业的原《康熙来了》制片人陈彦铭最有感触。第一次开商务问询会,他受到来自各方的发问:“节目的核心价值是什么?”“怎么保证节目的收益?”“怎么推进商务变现?”——这都是他此前做《康熙来了》时不需要思考的问题。“他们是不需要面对客户的,只需要保证节目好看就行了。”匡思禹解释,一档综艺是否好看固然重要,但在大陆语境下,不是评判的唯一指标,还有很多藏在后面的标准。比如商業化。很多时候,一档节目能不能有第二季、第三季,都取决于商業化的推动。

  更残酷的现实是,在所有的综艺品类中,搞笑节目是卖得最差的。这也是最让台湾综艺团队水土不服的地方。他们不是在内地综艺土壤上生长出来的,不需要面对客户,更从未经历过这种商業模式的驯化。“一档綜藝節目,好看是很重要的,但不是唯一重要的。還有很多事情,藏在後面的事情,很多很多事情都很重要。”匡思禹感慨。

新冠疫情攪動中國經濟,也爲很多行業帶來重大機會!
掃碼關注右側公衆號,回複對應關鍵詞,即可免費获取以下報告
芭乐直播投資咨询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 1、芭乐直播投資咨询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联系ocn@yunfu2010.com、0755-88350114,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
  • 2、凡本网注明"来源:***(非芭乐直播投資咨询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資建议,用户应基于自己的独立判断,自行决定相关投資并承担相应风险。
免費報告
相關閱讀
大健康投資前景
大健康産業投資前景预测 大健康産業投資前景预测
芭乐直播顧問咨詢服務
  • 對政府規劃+招商一體化服務
  • 對園區規劃+招商+運營一體化服務
  • 對開發商拿地策劃+規劃+招商+運營
  • 對企業投資机会+项目选址+项目设计
業務咨詢
"十四五"规划解决方案-十四五规划编制-芭乐直播顧問 氢能源産業规划-"産業研究+産業规划+招商策划+招商服务" 一体化解决方案-芭乐直播顧問
 十四五産業规划 氢能源産業规划
芭乐直播顧問産業图谱服务,提供“两图”+“两库”+“两報告”的精准服务 招商代理,招商策划,招商代理咨询,招商战略代理
産業图谱 招商代理